标签归档 菲格罗亚

通过admin

很多美国男人开始进行输精管切除术

托马斯·菲格罗亚(Thomas Figueroa)一直都知道他不想要孩子。他在佛罗里达中部长大,记得有同学早在上初中时就怀孕了。过去几年,他一直在考虑做输精管切除术。

但在最高法院周五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后,他立刻下定了决心。周一,他在佛罗里达州泌尿科医生道格·斯坦(Doug Stein)那里登记做输精管切除术。斯坦因倡导输精管切除术而被称为“输精管之王”。

27岁的菲格罗亚住在坦帕市,他说:“我一直没完全想好,直到最近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这基本上是决定性的因素。这促使我说:‘好吧,我真的不想要孩子。我现在要去把我的输精管切掉。’”

菲格罗亚并非个例。一批泌尿科医生告诉《》,他们发现,由于最高法院的裁决,要求进行这种手术的人数激增。

斯坦医生说,在周五之前,他每天会收到四五个结扎请求。自从法院的决定宣布以来,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每天12到18个。

斯坦因告诉《》:“周五的情况非常非常明显,周末涌入的人数非常多,而且现在仍远远超过我们过去经历的数量。很多人说,他们考虑输精管切除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只是让他们下决心的最后一个因素,迫使他们提交在线注册。”

在罗伊案判决后的世界里,一些医生面临着困惑和恐惧。在过去的几天里,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ACOG)与其他几个专业组织和医学杂志一起警告说,这项裁决将影响到堕胎以外的医疗保健,给病人带来新的风险,并可能增加产妇死亡率。医生们担心这对流产和体外受精等情况的影响。该组织表示,医学实践将被重塑,甚至会被“非科学或无证据的法律”所推翻。

输精管切除术是一种永久绝育的方式,防止通过输精管与结合,之后如果希望恢复生育能力,则需要通过血管造口术将此前切断的输精管重新连接,或直接从睾丸中提取受精。

国家卫生统计中心报告说,2002年,如果妇女依靠配偶做输精管切除作为节育方式,其主要原因是,她们或她们的伴侣已经拥有了她们想要的所有孩子。但从2011年到2015年,依赖输精管切除术的其他原因,包括医疗原因和其他类型的节育问题,变得更加普遍。

由于人们已经预期罗伊案判决会被推翻,反堕胎立法将在全美多州生效,所以一些机构和倡导者一直在推动输精管切除术。

斯坦说,他的诊所目前的输精管切除术手术已经预约到了8月底,而最近新注册的病人量又出现激增,这促使他决定腾出更多的手术时间。他和他的同事约翰·柯林顿(John Curington)说,推翻罗伊案判决的决定直接影响了他们的病人对输精管切除术的要求,30岁以下没有孩子的男性要求输精管切除术的人数比以前更多了。

柯林顿说:“我得说,至少有60%或70%的人提到了最高法院的裁决。他们中的一些人实际上仔细读了托马斯法官的意见,因此担心避孕可能是下一个问题。这一点令人震惊。他们想得确实非常充分,因为我们作为专业人士,直到本周才开始讨论这个可能性。”

33岁的阿曼达·奥梅利安(Amanda Omelian)和她的男友埃里克·尼西(Eric Nisi)也一直知道他们不想要孩子。29岁的尼西过去几年一直在考虑做输精管切除手术,但他说,最高法院的决定促使他采取了下一步行动。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奥梅利安说,佛罗里达州最近通过了一项为期15周的堕胎禁令,限制了人们的堕胎权利,除此之外,他们还担心该州很快就会限制人们获得避孕药具。这使得尼西在周二登记申请了输精管切除术。

自从上个月最高法院意见草案被泄露后,其他泌尿科医生也说他们看到了病例急剧增加的情况。

洛杉矶泌尿科医生菲利普·韦斯曼(Philip Werthman)报告说,他接受的输精管切除术咨询次数增加了“300%到400%”。爱荷华州的泌尿科医生埃斯加·瓜林(Esgar Guarín)师从斯坦,专攻输精管切除术。他说,他的网站上专门提供输精管切除术信息的流量增加了“200%到250%”。

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男性生殖医学和显微外科中心主任、泌尿科医生马克·戈德斯坦(Marc Goldstein)说,他每周通常会处理的输精管切除术逆转的患者是输精管切除术患者的两倍。

“现在情况正好相反,”他说。“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这一决定只会进一步影响需求的增加。”

这并不是第一次重大新闻事件导致输精管切除术数量上升。戈德斯坦说,输精管切除术的请求在2008年经济大衰退后激增,因为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担心在经济压力下抚养更多的孩子。瓜林表示,当2020年新冠大流行开始时,做这项手术的男性也有所增加,原因可能与更多男性在家工作有关。

瓜林说:“每当有这样的新闻发生时,手术就会增长。”他还说,他看到每年输精管切除术的请求都在持续增加。

《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没有将输精管切除术像像女性避孕药具那样列为“预防性服务”,因此很多保险公司不报销这项手术的全部费用。尼西目前没有工作,也没有医疗保险,他说自己是在自掏腰包做这个手术,在斯坦诊所的全部费用不到600美元。

费格罗亚是一名IT专业人士,他说尽管他有雇主的医疗保险,他还是决定自掏腰包。

“我一点都不担心,”他说,并补充说,手术的简单促使他做了这个手术。“在我看来,这项手术既便宜又快捷,所以避孕的压力不是都得压在女性那边。”

韦斯曼强调,尽管加州的堕胎权利可能不会受到最高法院裁决的影响,但最近在加州,输精管结扎手术请求的增加还是出现了。他说:“如果这个国家有哪个州不允许废除堕胎权,我想应该是加州。”

韦斯曼在“计划生育”组织做了20年的输精管切除术,他说他相信“男人的心理发生了变化”,他们比以前更关心自己在避孕中的角色。

尼西说,他不希望未来如果禁止某些避孕措施,他的女朋友得承受“对怀孕的恐慌”,“世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我们似乎在倒退。”

菲格罗亚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上周发生的事情是他需要注册输精管结扎手术的最后一步,他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他说:“这可能是政治上非常非常罕见的事情之一,它实际上对我个人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它真的让我一下子清醒了。”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142

通过admin

国际柔联匈牙利大满贯赛日本队成首日赢家

新华社布达佩斯7月8日电(记者陈浩)为期3天的国际柔道联合会匈牙利大满贯赛8日拉开帷幕,日本选手在5个级别的决赛中获得3枚金牌,成为首个比赛日的最大赢家。

在当天举行的第一场决赛中,日本选手、东京奥运会银牌得主渡名喜风南击败西班牙选手菲格罗亚,赢得女子48公斤级金牌。两获巴黎大满贯赛金牌的日本选手船久保遥香,在女子57公斤级决赛中战胜巴西选手席尔瓦折桂。另一位获得金牌的是日本名将、东京奥运会冠军阿部一二三,他在男子66公斤级决赛中力克乌兹别克斯坦选手赛博诺夫夺冠。

郭宗英在出战当日比赛的中国队选手中成绩最好,她在女子48公斤级铜牌争夺战中以微弱劣势输给蒙古国选手,最终排名第五。

东道主匈牙利选手在首日比赛中也有所斩获。今年安塔利亚大满贯赛冠军蕾卡击败意大利选手卡尔娜赢得女子52公斤级比赛冠军。当日比赛的另一枚金牌属于比利时选手乔雷,他将男子60公斤级金牌收入囊中。

据了解,本次比赛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柔道积分赛的第二站,共有来自61个国家和地区的406名运动员参加,其中包括6名奥运会冠军和15名世界冠军。中国队此次有28名运动员参赛。9日和10日,赛事将分别展开男、女各4个级别的较量。

通过admin

拳击冠军徐又添了一个劲敌!一名25岁的重枪手在空中诞生或与徐摊牌

原标题:拳击冠军徐又添了一个劲敌!一名25岁的重枪手在空中诞生,或与徐摊牌

北京时间7月10日,一场126磅重的12轮羽毛球拳击比赛在美国落下帷幕。结果,25岁的美国明星figuroa以压倒性的组合拳猛攻,六轮TKO的同胞卡斯特罗漂亮地赢得了他个人羽毛球处子秀的胜利。

菲格罗亚是wba/wbc超轻双打的世界冠军。他以精力充沛、抵抗力强、拳头凶猛著称。去年5月7日,他曾在墨西哥重量级枪手内里的第一轮比赛中成名,但在去年11月与富尔顿的联合战争中,他以一个极具争议的分数输了,这也是菲格罗亚职业生涯中唯一的一场失利。

这一次,figuroa选择将体重从122磅提升到126磅,以创造一个新水平的世界,并寻求世界第二水平的金带。

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卡斯特罗,一位美国人,在上一场比赛中输给了内里。卡斯特罗此前取得了27胜1负12负的职业纪录,他的力量也不错,因此这有助于figuroa的除锈。

因此,这个游戏与大多数业内人士的预期相似。从比赛一开始,Figuroa就向对手挥舞着他那紧绷的组合拳。虽然卡斯特罗的回避和适应能力还可以,但他仍然无法在第三轮中顶住。

他被figuroa的腹部拳击倒。数到八后,他顽强地熬过了第三轮,进入第六轮,在经受住卡斯特罗不分青红皂白的轰炸,压制住对方的绳索,疯狂地殴打后,Figuroa突然闪现。

卡斯特罗在受到新一轮沉重打击后,显然受到了重创,他的精神没有完全恢复。当裁判看到情况糟糕时,他果断地终止了比赛。通过这种方式,figuroa将他的个人记录提高到23胜1负1平18高。

值得一提的是,菲古洛亚与中国的拳击冠军徐灿处于同一水平,他们的拳击风格非常相似。如果有人能与徐和菲古洛亚对决,那场面一定很精彩。

徐原计划今年5月回国,在美国打10轮积分赛,但由于准备中肋骨受伤,徐的恢复计划不得不推迟。我希望徐能尽快康复,尽快回到正常的职业生涯,尽快与世界顶级球员对抗。